報料電話: 15670616303

銷售與市場網

銷售與市場網 首頁 微觀點 查看內容

是時候叫醒國潮美妝夢了

2020-9-3 10:10| 發布者: 劉堯| 查看: 308888| 評論: 0|原作者: 曹亞楠|來自: 海豚商學院

222摘要: “95 后”插畫師目一這幾年為國潮美妝燒了不少錢,最初是從2016年故宮膠帶入坑。宮廷風膠帶裝飾口紅外殼的操作刷遍各大社交媒體,當時,自詡時尚風向標的目一為不少朋友制作過這種最為原始版的國潮口紅手作。這個操作 ...
  

  仍在加溫的國潮風美妝

  經歷了“自助”階段的國潮風愛好者們,很快為故宮文創與華熙生物旗下潤百顏合作推出的故宮口紅買單了,預售秒空。故宮旗下另一品牌故宮淘寶感受到了國潮紅利,也迅速推出了彩妝。

  好景不長,故宮淘寶表示彩妝從外觀到內質仍有很多進步空間,決定全線停產。這是國潮風彩妝出街后首度遇冷,消費者質疑故宮彩妝形式大于內容,品質遠低于期待值,甚至被解讀為徒有其表的新國貨。

  像目一這樣的“早坑”消費者已經趨于理智:“除非看到特別有創意、特別吸引我的設計,否則我不會輕易剁手了!钡@然國潮美妝仍然有熱度。目前,故宮開設的故宮淘寶、故宮博物館文創、上新了故宮文創等運營店鋪內仍上線有以口紅為主的美妝產品,并且銷量不錯。當然,銷量同樣不俗的還有花西子。

  前有故宮試水,后有花西子出圈,不少國產美妝品牌也想順勢依靠國潮風出位。在前不久的美博會上,走進展覽館琳瑯滿目的故宮、頤和園合作款,仙鶴、祥云、宮墻、牡丹等元素遍布各大主題展位上,曾經被年輕人用來彰顯個性符號的國潮風倒顯得有點平平無奇了。一眼看過去以為是花西子、卡婷的展位,走近一看發現是隆力奇。當然,更多的是沒有任何辨識度的第一次打照面的國潮美妝品牌。

  實際上,市面上能被消費者叫出名字的國潮風美妝品牌并不多。新銳品牌花西子依靠雕花口紅站穩了國潮品牌的位置,老牌國貨彩妝卡婷通過和頤和園聯名推出“百鳥朝鳳”系列破局。這些品牌已經被貼上國潮標簽。明星化妝師也趁著熱乎勁來了,除了最近備受追捧的毛戈平,有章子怡御用化妝師頭銜的唐毅則自創品牌彩棠,以清雅的花朵、蜻蜓、古建筑為元素。

  值得一提的是越來越多的代工企業也趁著國潮風推出了自有品牌。國潮風同樣波及到包材行業和美妝工具品牌,比如,艾諾琪選擇聯合頤和園推出了六合太平化妝刷系列,同樣國潮風濃郁。相比國際一線大牌推出中國風,中國品牌做中國風似乎更得心應手。

  99%的品牌不甘心地倒在紅利期

  不少人感慨國潮美妝的紅利期到了,甚至局外人都開始摩拳擦掌了。黃山荷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運營總監余文杰表示:“有這種想法的確實很多,他們可能只看到了已經閃閃發光的完美日記、花西子,就決定入局了!

  但實際上,每年注冊的新美妝品牌比例逐年上升,存活率卻是下降的!澳硞代工企業頭年合作的品牌可能有50家,第二年這批客戶大部分沒有再來下單,細問之后才發現已經關門大吉了,不過當年還會再增加50家新客戶!

  越來越多的企業加入,讓國產美妝品牌的出位率降低,“如果十年前是10%的話,現在可能連1%都不足!庇辔慕苷J為這是業界普遍認可的事實。

  國潮作為一種流行風格成為了部分品牌的調性,花西子、卡婷已經搶位成功,但無數蜂擁而至的企業也想把國潮風作為品牌調性,可能并非明智之舉。風向標品牌營銷智庫創始人王慶永認為,品牌內涵是分層次的,基礎底層是信任問題,上層是喜好問題。很多新品牌在模仿跟風的道路上可能止步于底層信任,也就沒有機會去面對消費者的喜好問題了。

  供應鏈邏輯已經改變

  這99%風雨飄搖的企業中,一部分的目的在于為經銷商做產品,希望通過流通渠道把產品鋪向終端,最終能不能動銷、能不能存活可能要看“天”吃飯了,周而復始地追趕潮流風向是這類企業的生存之道。另一部分是在追趕國潮風和直播、電商的熱度,用最快的速度做出幾款符合流行趨勢的產品專供給電商平臺,這背后,行業供應鏈的邏輯已經悄然改變。

  從工廠端來說,以往會根據供應鏈上下游的成本加上毛利來給出市場定價,現在已經轉變成由抖音、快手、拼多多給供應鏈來定價,廠家根據定價來定制產品。直播電商的強大讓這種邏輯越來越清晰化和常態化。某代工廠負責人深有同感:“現在我們面對的狀況大不相同。以往客戶要求一款產品做到95分的水平,希望靠這款產品獲得口碑積累;現在的客戶很直白,他們只要60分的產品,因為他們的目標是把這款產品在拼多多上售賣,這決定了它9.9元的定價和60分的品質!

  從以品質換銷量到以價格換銷量,直播帶貨和電商平臺正倒逼供應鏈。余文杰認為直播帶貨火起來之后,加速了供應鏈的整合,幾年前按部就班的供應鏈管理變成了高效整合管理。直播帶貨加速了產業分工的明確,從上游到加工廠再到品牌方,需要的是一個“快”字,參與者都在從中找尋自己的生存空間。

  代工廠的品牌夢

  掌握供應鏈的生產廠家向來是每一場風向中最不愿安分的,畢竟單純靠代工利潤薄、競爭大、生存空間狹窄,如果能在潮流中打磨出自有品牌,那局面可能大不一樣。

  卡婷就是這樣的例子。創立于2007年的卡婷是目前成立了22年的廣州卡洛萊化妝品有限公司旗下的自創彩妝品牌。從品牌代言人的選擇上可以看出品牌為出位做出的努力:創立當年選擇了當時有中國第一支原創美少女組合的明駿女孩;2009年選擇了蔡卓妍;2015年簽約的代言人是韓國女星閔孝琳。質樸國風、港風、韓風都沒有讓卡婷成為國產美妝品牌的佼佼者,而2019年卡婷和頤和園合作的系列彩妝卻讓卡婷紅出了圈。

  這也是許多代工廠企業推出自有品牌追趕國潮風的直觀案例。但無奈的是,市場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品牌想要像十年前一樣靠蹲守和時間沉淀成為一線品牌的可能性降低了很多。王慶永認為:“化妝品行業更迭速度太快,如果在別的行業堅持三五年或許還能拼個一席之地,但是在化妝品行業,難熬!

  更為重要的是運營工廠和品牌需要不同的思維模式。對于代工廠來說,自身優勢是握有研發能力和供應鏈能力,產品更新換代的能力十分突出,這也導致了其習慣動作是不斷地向外拋出新品來換取合作方的注意力,這就免不了跟著時尚趨勢走,從風格和產品成分上來說都是一步不落。

  反觀品牌,肯定是有自己的核心產品,即使每年推出新品,爆品的地位也不會輕易改變。代工廠自然也想推出品牌化的產品,但奈何捉襟見肘,精力有限,往往也缺乏為品牌孤注一擲的魄力,大多是以試水的心態在做。等落在運營層面時,又可能會受困于固有思維,同時也缺乏品牌運營人才。最后在權衡利弊之下,還是只能按原有模式生存下去。

  掌握渠道的人不能再定生死

  過去,化妝品行業很長一段時間存在著渠道為王的局面,所以許多大型美妝公司的高管出走后自創品牌,因為渠道資源積累很容易換個身份再入場,這種成功案例屢見不鮮。

  有行業人士戲稱現在的化妝品渠道是“春秋戰國”局面,除了傳統的KA渠道、CS渠道,現在微商渠道、電商渠道、直播渠道所占比重越來越大,所以以往的渠道優勢明顯弱化。

  從目前出圈的品牌來說,小紅書、抖音、社群已經成為新銳品牌運營的三駕馬車。完美日記就是一個不斷被拿來解析的案例。

  所以對于傳統品牌來說,渠道變得不再熟悉和友好;對于新晉品牌來說,市場對資金成本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這也是新銳品牌背后大多有資本力量的原因。

  被讀窄的國潮風

  如果不談精神文化層面,從營銷層面來講,這次刮起的國潮風和以往的歐美風、日韓風其實并沒有太大差異,只是到了自己的主場,所以場面顯得異常熱鬧。

  冷靜下來思考一下,我們對于國潮風可能還有些誤解。國潮不只是流于表面的復古元素加身,品牌是時候從概念階段進入深耕階段,代表國潮的可能還有中國本土歷史文化、醫藥文化、特色資源等。

  余文杰認為,漢方草本是未來品牌的重大機遇,也是中國品牌走向國際的機會。過去主打植物護膚、中草藥美妝的國內外品牌都有,但是如果單純打植物概念,營銷操作空間很小,現在如果可以將植物草本概念和國潮風毫不違和地結合在一起,會是一個新的機會,花西子正在以“東方彩妝,以花養妝”的slogan強化消費者心智,但落在產品上仍有空間。

  對于新晉品牌來說,看似處處機遇,但起步階段受限很大?梢跃劢挂粋品類、一個渠道、一個區域、一類消費者。王慶永建議:“品牌可以根據資源優勢進行選擇,比如可以根據當地的特有資源,如枸杞、珍珠打造特色概念,自建品牌護城河!

  爆品思維對于新晉品牌來說仍然適用,早期的火烈鳥、瑪麗黛佳,如今的橘朵、完美日記,也都是依靠睫毛膏、眼影等單品突圍。畢竟,單品爆火帶來的體量也是不容小覷的,積累資本才有資格進行迭代和全盤布局。

  國產美妝品牌仍然還有機會,只是上升的通道變窄了,對品牌的要求越來越高了。接下來,是高手之間的較量。

酷斃

雷人

鮮花

雞蛋

路過

銷售與市場網 ( 豫ICP備19000188號-5

GMT+8, 2020-11-4 09:02 , Processed in 1.06896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銷售與市場網 河南銷售與市場雜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9 www.90bro.com

回頂部 GOGO人体美鮑销魂,无码中字制服中字出轨中字,高清无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免费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